“在银行工作,领导不希望我太努力。”

“在银行工作,领导不希望我太努力。”
[标签:标题]收录于话题

话题在银行挣扎的年轻人

凌晨 1 点,我终于结束一天的工作,回到合租的房子里。打开门便看见一个身影隐没在黑暗中,手机屏幕亮着微微的光,隐约传来王者荣耀的声音。

原来,是从事银行工作的室友嘉瑜。

我惊讶地问“还没睡吗”,印象中,她每天早上 8 点钟就要出门上班了。

她没抬头,只是苦笑着点开下一把游戏:“我已经失眠两年了。到三四点也完全没有睡意的那种。”

接着她说,她准备辞掉工作了,问我有没有好的工作机会介绍。

听到这句话时,我明显感觉到她如释重负。然而在那背后,是长达 10年的银行从业生涯。

我几乎下意识地问:“那你家人估计不同意吧?”嘉瑜说,当她向家人提出自己离职的想法时,遭到了强烈的反对。

这些年来,她都经历了什么呢?

我决定邀请她来到 WYN,分享自己的故事。

「做着家人期望的工作,

却无法向家人倾诉压力。」

我是嘉瑜。

大学就读金融专业的我,毕业后参加了广州某股份制银行的实习,后来顺利转正入职。

作为银行新人的那几年,工作总会遇到很多困难。

数不清有多少次,银行关门后,我一个人在后台清点,直到很晚都还没有吃上饭。我在心里面积压了好多压力和情绪,很想要找人倾诉。

原本的对象,是我妈。但是打电话的次数多了,她也只会念叨我做得不好的地方,一味地让我妥协。

久而久之,我都不愿意在她面前聊工作了。

真正安慰到我的人,反而是一个 70 多岁的奶奶。

我在广州老人家最多的荔湾区分行上班,最能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。每当我耐心地对待客户时,他们总是毫不保留地夸我、认同我。

那一次,我花了两个小时帮奶奶做好全套储蓄计划,之后她便隔三差五来银行找我聊天。听我讲工作中遇到的委屈,告诉我“小姑娘要解决那么多事情,真的很辛苦了”。

银行的销售岗位,每个季度都会有业绩压力。有好几次,我看着还未达标的存款、基金业绩一筹莫展时,奶奶都会伸出援手帮我一把。

几年后,我被调到了其他区的网点。甚至会有以前认识的老客户特意打车过来,见见我,请我吃下午茶。

尽管家人很少能给我安慰,但是每次看见客户支持我、信任我的样子,我都会觉得,没有理由不把这份工作,一直做几十年。

我很清楚,自己是很热爱这份工作的。

「在银行工作,

领导一般不希望下属太努力。」

记得刚进银行的时候,家人叮嘱我:“要好好干,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。”

这句话就像一颗种子,埋在了我的心里,成为了我的行事准则。

银行的工作,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分工明确。在一些网点,“客户经理”、“大堂经理”、“理财经理”这些身份,其实都有可能是同一个人。

冲着“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”,我将这些工作都揽在身上,逐渐成为我们网点里业绩最好的人之一。

kok首页但自从被调任到另一个网点后,我的职场经历被悄悄地改变了。

首先,行长招了一位几乎零经验的应届毕业生,培养她当业务经理,平常主要是和我一起跟进理财的业务。

女生也像极了刚入行的我,很有拼劲,对所有客户的资料都很快上手了。在我有事请假的时候,甚至会联系我的客户,然后说“帮你维持关系”。

我隐约地感觉不对劲,但念在团队的氛围,却又不好说些什么。

直到有好几次,行长直接在公司群里点名表扬那位毕业生,却对我的业务成绩一笔带过。

后来,我通过其他同事的八卦才知道,这位 70 后的行长会特别留意那些业绩长期居高的年轻人,时间长了,可能会威胁到她的领导地位。

于kok棋牌官网是便安排了一位新人加入团队,相当于制衡着我,以及其他有机会“上位”的同事。

也是从那时我才发现,银行这份工作看起来是「铁饭碗」,但是「被替代性」太强了。

长期以往,我也被洗脑了,老是觉得自己工作做不好。

现在回过头来反思,那kokapp下载时的自己应该要定时复盘的——哪些地方做得好,哪些地方做得不够好。不管别人怎么评价,该肯定自己时,就应该好好地肯定自己。

因为比起“热爱”,“自我肯定”才是支撑一段职业生涯的,最重要的事。

「家人对我的叮嘱,

反而成了我想辞职的内因。」

要是那时被打压着的我,有意识到这一点,那就好了。

然而,我的失眠症,就是从那时开始的。一直持续了两年多。

作为一个从小睡眠质量就很好的人,我几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,睁着眼睛等天亮的日子。

睡得不好,身体的关节也开始疼痛。凌晨坐起身来,伸手拍拍沉重的肩膀时,一想到明天八点钟就要出门,回到那个要撑起笑脸与领导打交道的环境,我就毫无睡意。

从业 10年的我,表面上是网点的骨干,却依旧被领导视为隐患。

今年年中,家人生病要动手术,我请了一周的假,在老家的医院照顾他。

当时新领导上任,在公司群里发言。我看是新来的领导,于是也下意识地马上回复她的消息,积极响应她的工作安排。

没想到她直接点名说kok官网首页,“嘉瑜啊,在公司做了 10年了。可是看起来能力和资历还是没能匹配上啊。”

不仅如此,她还把同样的话发到只有几个人的小群里,而群里都是我的下属。

我不懂,兢兢业业,努力工作,为什么反而会遭到针对。

当时我正守在手术室外面,一边替家人的病痛揪心,一边盯着手机上一条一条刷来的消息。心态有些绷不住了。

我萌生了裸辞的念头。

银行就像一个小型社区。人际关系,是一件容易令所有人都紧张的事。

尤其近几年互联网金融的崛起,作为银行从业人员更加能深深地感受到,「全民营销」不是一句玩笑话。

除了一线城市银行人员基本背负的每月至少 400 万存款的 KPI 之外,其他理财产品的业绩也会被计算在内。

存款、基金、积分……银行里大家的工作内容都太过相似,就连利益都是混在一起算的。

你拿到手的业绩不仅仅是自己的,也是整个团队的。

所以当领导想要获取更大的利益时,他们通常会对下属们发生的摩擦视而不见。

即便有好几次,我都忍不住提醒那位进取的女生“不要偷偷联络我的客户了”,领导也依旧保持沉默。

为了保证自己的领导地位,顺利走完退休前的 10 年,或许行长真的不希望下属们太过团结。大家都站到一起了,她的地位反而会被削弱。

有一次下班之前,我听到行长叮嘱我做好核算再离开,便随口应了一句,没想到她离开之前,还对我留下了,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一句话:

“发光发热没有错。可是你亮了,别人也就暗了。”

在这样“越往上越看不见希望”的工作环境里,我承认自己心灰意冷了。

从小到大,家人都将我保护得很好,经常提醒我“我不犯人,人不犯我”。

但是这反而让我在职场里面走得很艰难,也因此交了很多学费。

最后。

我坐在客厅里,静静地听嘉瑜讲过去九年,在银行工作所经历的事情。

除了心酸之外,我更多地感受到,做一份工作也跟谈恋爱一样。不能“想当然”。

没有人能保证“优质”的对象,就会对你很好;也没有人能证明,十年的爱情长跑,就代表了这段感情真的适合自己。

要定时复盘,肯定自己。更要在面对变故之前,就锻炼好自己应对风险的心态和能力。

所幸的是,嘉瑜告诉我,在提出离职申请的这两个星期里,她通过坚持做瑜伽,每天都出门走走,终于将心理压力减轻了不少,睡眠质量也有所改善了。

她不会再一个人在深夜的客厅里打王者荣耀了。

而且,在向几家公司投去行政岗等简历后,她冷静下来,最终还是选择回到银行。不kok彩票过这一次,她不再担任纯粹与利益挂钩的销售岗位,而是尝试负责管理后台的岗位。

尽管收入比不上以前,但嘉瑜的心态变得健康很多了。

“觉得自己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小朋友,什么准备都没做好。现在先回去吧,等哪天我做好准备了,再出走好像也不晚。”

虽然不确定之后会怎样,但作为旁听者,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心安的决定。

最后我想说,嘉瑜的经历,可能也代表了许多在银行工作的年轻人的真实心态。

最近,我也给她分享了《人物》的一篇关于“那些逃离银行的年轻人”的文章,她特地给我指出了里面的一点:

「因为无聊,楚雨经常观察行里的其他同事。她发现,行里的新员工都是 90 后,领导层年纪都很大,大多是 60 后、70 后,80 后非常少。

这与银行年报中的统计数据不谋而合。

中国建设银行 2017 年报显示,在职员工中,41 岁至 50 岁的员工最多,有 13.5 万人,占比为 38.45%,51 岁至 59 岁的员工有 4.8 万人,占比 13.7%。算下来,半数员工的年龄超过了 40岁。

……

这代表着,如同互联网大厂的「35 岁门槛」一样,银行里的一些年轻人kok登录到了时间,就消失了。kok官方」

由此可见,银行从业人员的上层饱和,甚至让从业 10年之久的嘉瑜,也逐渐找不到清晰的上升路径了。

这两天,她也终于将自己经历的职场压力,以及寻求心理咨询的事情告诉了家人。

曾经因为身体问题陪伴在身边很久的妈妈,也给她发去了慰藉:

“以后不会再逼你在单位委曲求全了。实在不开心的话,就别干银行了。”

说出妈妈的这句话时,我面前的嘉瑜,露出了笑容。